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留给我们的却是深深的歉疚和永远的遗憾

2017-09-21 03:52

我的母亲离我而去了
  
  我命苦而刚强的母亲永远地离我而去了
  
  这是真的吗?几天来我一直问自己,然而我知道,这是真的,虽然恍然如梦。但这怎么会是真的那?1月1日那天我不是回家看你
 
,还很好吗?1月9日下午4点多我不是还往家里打电话问你,还很好吗?怎么一夜之间,你就死了那?你就离我们而去了那?这可真
 
是应了你的那句话,你说你死了我们谁都见不到。你走的是那样急促而安详,而。
  
  1月10日那天是星期天,7点左右,我刚要起床,被一阵急促不断的门铃声惊起,老婆开门一看是外甥女,告知家里来电话她姥姥
 
不行了(因为我们都没开手机),我当时根本不信,因为头天傍晚我打了电话。紧忙收拾一下,找司机往家奔去,由于连下几场小雪
 
,路很滑,到家已近10点。院子已聚集很多人,灵棚也搭好。我奔进屋里,满屋子人,母亲已躺在被放在炕上的棺材天上,身上盖着
 
红布,我们扑过去掀起盖在身上的红布嚎啕大哭,坐在旁边破孝布的婶子不让在头顶上哭说不许把眼泪掉在母亲的脸上,婶子说别哭
留给我们的却是深深的歉疚和永远的遗憾
了你妈活着没受什么罪死时也没遭罪,你们照顾得也不错,比我们强多了,还有什么可哭的。我再次端详母亲的面容很安详,一点没
 
有痛苦状,我想母亲走的一定很从容吧。等陆续回来的人们瞻仰完便进行了入殓,我们决定停放三天。随后,我到其他几处为前来劳
 
忙的那些在杀猪的、做豆腐的、烧水的、做饭的、端盘子的、支客的、阴阳先生等20余人逐一敬烟表示感谢,然后就在灵棚前跪迎前
 
来吊唁的人们。
  
  正是三九时节,那两天最低气温均在-23--- -24度,天非常冷。我们从镇里粮站找来苫布把灵棚围起来,点燃树疙瘩的篝火,两
 
天两宿,虽然手脚都裂口子流血了,但也没觉得怎么冷。晚上守灵时,坐在篝火旁,关于母亲的一些往事浮现在眼前---
  
  母亲的命很苦,在三个月零八天的时候,就没有了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后妈,那个时代的后妈可想而知,据说没少挨打受
 
骂。17岁时,以17石高粱的身价嫁给了我的父亲。父亲那辈子亲哥6个,父亲是老大。兄弟们接连成亲,而母亲娘家又没人管,日子
 
过的也好不到哪去。老早就分家另过,搬到营子东头,那时还没有解放,当时营子还没几户人家,我们那里还是沼泽地和芦苇荡,野
 
狼成群,土匪也经常出没。父亲是党员村干部,经常不在家。年轻的母亲带着年幼的大姐大哥,艰难度日,据说有一年冬天的夜晚,
 
父亲不在家,几只狼在围栏外嗷嗷叫怎么也不走,母亲操起家里的猎枪顺屋子的墙眼朝狼开了好几枪,狼才跑掉。第二天,营子人才
 
知道晚上枪响是老赵家大媳妇开的枪,从此人们知道母亲敢打枪,都不敢惹她。
  
  母亲是个勤劳刚强的人。她一生养育了11个儿女,我身上的一个哥哥在3岁时候夭折,据说这个哥哥是这群孩子里最聪明的,深
 
得父母喜爱,他的夭折父母很是难过。但事情就是那么巧,在这个哥哥死后的一年多以后,母亲下地给生产队干活,在散粪堆时候,
 
一掀就铲出了小哥哥死时穿的小鞋,母亲当时就得了急火烂(据说就是肠翻个粘连了),当时母亲已怀着弟弟了,被用马车拉到大沁
 
塔拉做的手术,输了好多的血,差点没送了命。手术后,母亲又生育了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我们虽然一大群孩子,但母亲从来没有打
 
骂过我们,我们从来也没有像别人家孩子那样冬天没鞋穿夏天光脚丫,衣服也没有破狼破虎过。父亲是1947年入党的老党员,一直做
 
村干部、生产队长之类的小官,家务事基本不管,打墙脱坯,扒炕磨房等一些活都是母亲领着我们干,在母亲的带领下,我们都能吃
 
苦爱老,家里的日子一直都还算不错。
  
  可能是我身上的哥哥夭折的缘故吧,父母一直很疼爱我。可以说,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
 
很好,我高中考到县重点中学后,母亲是那样的高兴。那时候姐姐哥哥们出嫁的出嫁分家的分家,家里的日子已经很艰难了,但母亲
 
总是鼓励我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可我由于各种原因,当年却没有考上,很多人都说,家里没人干活,那么大的小子下来干活得了,连
 
我自己都不想复习了,但母亲就是不让,她说就是再穷你要去上学,我就是去借去要饭,也要供你念书,那时,母亲已经已经50大几
 
了,还要上山去干活,我实在不忍心,中途不念回家了,被母亲臭骂一顿,加之老师和同学几次到家里去找我,才又回到了学校。经
 
过复习,我终于考上了,成为那个村子到目前为止为数不多的几个考上学的人之一。记得,我录取通知书来那天,母亲高兴得不知道
 
说什么好,到营子西头的四叔家(四叔当时是支持我念书的人之一),四叔也很高兴,打酒和母亲庆贺,不善喝酒的母亲喝醉了。傍
 
晚,我外出回家,看见母亲躺在屋外的窗户根下睡着了,嘴里还说高兴高兴、喝喝,我当时就哭了,我双手抱起母亲,眼泪一滴一滴
 
地掉在母亲的脸上,我当时就发誓我一定不辜负母亲的希望、我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上一篇:圆月升起在海平面上大大的像初升的朝阳 |下一篇:2017注定要成为一个不容错失的历史时点

看法网:具有看法的新闻综合门户 bt365体育投注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资讯动态 客户案例 技术支持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 bt365体育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诚祝众友体康健

【百度★推荐★bt365体育投注以满足用户更高的要求